EN

金和平:数据中心产业生态与零碳数据中心建设

4月21日上午,由中国通信工业协会数据中心委员会指导,中国IDC圈与世纪互联等共同主办,以“同频共振”为主题的“2021年中国IDC行业Discovery大会”在北京盛大开幕。现场汇集了数百名来自数据中心上下游产业的专家、学者以及从业人士,共同探讨、分享数据中心的发展及未来。大会同期在线上多个渠道开通了现场直播,共有数十万观众观看了本次大会。


会上,中国通信工业协会数据中心委员会理事长,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总信息师金和平以《数据中心产业生态与零碳数据中心建设》为题,进行了精彩分享。


金和平_副本.jpg


金和平:尊敬的吴部长,陈总,非常高兴有机会和IDC的朋友们交流。三峡集团是传统的能源企业,我长期从事IDC技术企业数字化方面的工作,有幸到贵州挂职,做大数据产业发展。今天讲的内容是我到贵州两年多的经历,以及回到集团以后,集团决定进入IDC产业一些粗浅的想法,跟各位分享一下。


会议题目我觉得非常好,Discovery,未来新经济浪潮中大家都想发现新商业机会。我们作为传统的能源企业也是面向未来,在数字经济板块中也是希望和各位一道,寻求新的商业机会。


大家知道贵州大数据搞得风生水起,实际上更多的是面向全国服务,贵阳主要是做面向全国市场IDC基础机架租赁和云服务,我去到贵州后也是把地方政府现在着急的产业链招商做好,要发现产业上的哪些企业能够落下来,能够为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助力。


总的来看,整个上中下游的市场机会还是相当多的,从建设到全生命周期运营来看,IDC这个产业现在看体量并不是太大,但是机会很多。


从上游来看,新基建,一千亿的蛋糕,相当于三峡公司一半的投资,这个规模并不大。但是增长很快,每年大概30%左右,而且我们国家新基建投资很多,每年30%的增长的话,在“十四五”末,有可能这个蛋糕可以增长到三千亿以上。


上游基建市场我发现还是有很多新的参与者,最近华为也进入了新基建,中信、紫光、曙光也想做IDC的基建,一千亿到三千亿,永远保持30%的增长也不太现实,但是至少这个行业比传统行业的增速还是要快很多。我发现,最近找我们入会的单位,施工企业、设计企业会比较多一些。


上游机电设备这一块整个市场700多亿,供配电市场500亿左右,暖通200亿,在细分市场领域里看机会不大,而且折旧性比较强,不到100亿。在座各位业界朋友都清楚。IT设备非常大,我们算了一下存量大概300多万机架,每年有新增,每年用于大型IDC服务器采购在1300多亿,不超过1500亿这么一个体量规模,这是上游设备供应市场。


另外就是运营期的服务,主要是电,我昨天到国家能源局能源监测中心,他们的数据,2020年IDC能耗大概2000亿度电,保守一点,也许没有算其他小地方,5毛钱一度,一千亿左右的供电规模,这个增长速度比其他行业要高很多,IDC用电增幅去年是18%,前年只有不到10%,去年大家知道比较特殊,疫情的影响,很多东西搬到线上来了,反而是IDC用电速度比前些年增长得更快。


还由原来搞传统基建的这些厂家,设计院,施工单位,目前来看,这个规模不大,但是他们很看好未来,未来两三年翻一倍,所以他们很看重这样的机会,包括传统的中铁、中建、中交,都在往这个市场里来努力、发力。而且我前面讲到了,像华为这样的过去不搞基建的,他们也涉及到了这里面来。三四百亿的市场体量和规模。


中游大家最熟悉了,IDC总市场去年不到一千亿,还有云服务、CDN这些。下游不算,总的是三四千亿的体量,未来增长可能到万亿级的话,我个人估计“十四五”问题不大,上、中游全部算上,这个蛋糕就大了。在座的各位,包括我们三峡也是瞄准着未来这么一个巨大的市场,怎么样来发力。


我们三峡在“十四五”期间,现在讲数字化转型,主要是两个方面。一个是传统的产业数字化,也就是过去讲的两化融合,吴部长也听过很多两化融合的项目。过去集团在比特支撑瓦特,用我们的数字化更好的支撑更多的能源产出。另外是数字产业化,我们准备在“十四五”期间这个轮子滚得快一点,滚得大一点,主要是三个方面。一个是数字基础设施的提供,这一块我们想利用集团在能源还有资金、土地各方面的优势,能够为社会,特别是在长江流域,为全社会能够提供安全、可靠、经济的基础设施,当然我们还有关键信息技术、网络靶场。还有大数据资源服务和数字化解决方案输出,这些大的链条和架构。


在IDC产业布局上,我们也跟陈总研究过,我们在长江流域还是有比较大的优势的。因为我们在长江的上中下游都全面布局,上游的话金沙江有四座巨型水电站,我们大概有几百公里的施工隧洞和安装间,山东冬暖夏凉。云南、四川现在也意识到这个电的问题,我们留了100亿度电,我们跟陈总也聊过。昆明市非常积极,都有本地市场,也邀请很多次来考察一些投资的机会,在上游可以做经济性很高的,低PUE的,100亿度电可以干很多事。


中游主要是在宜昌和武汉,在三峡坝区的话,我们准备做一个华东区域的数据中心集群,三地做同城的,我们规划机架2.6万多个,还有几千亩地可以用来干这个。优势很明显,土地是现成的,还有电的安全可能性是很高的,成本也比较少。还有高安全的优势,安全的优势是三峡坝区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无可替代的,“三高”机房,高隐蔽,当然现在情报这么发达,隐蔽到什么地步不知道,三峡不一样,在这儿谁也不敢动,安全要素很高的客户也都去了。我们一期规划了4400个机柜,今年11月份就可以交付,目前已经被全部预定,二期我们择机启动,一共2.6万多个机柜。


在这一块我们定义为国家级别的战略数据资源聚集地,我们的应用场景优势,我们在智慧流域、智慧水务有巨大的场景应用优势,在这一块我们准备做得大一点。在武汉我们准备布局在用户边缘附近做AI算力中心。


在下游我们集团,由于长江大保护,中央交给我们的任务有个长江流域11个省市的大保护,我们在基础设施能源供给方面还是有优势的,直供电在长三角也是完全可以的。在能源富集区,比如说乌兰察布、张北,也是有机会的,大量的风电、光伏资源,来供给我们未来新型IDC负荷,也是可期的。


在三峡干数据中心,陈总上次给我们指教,我们电百分之百的是水电,没有碳排放,甚至可以做到负碳,有碳汇。整个我们在这一块链条的布局,我们跟中移动等等合作,做一些增值服务,除了我们自身的业务场景以外,还为社会提供一些绿色的算力,包括我们做数据资源服务,我们手里的数据资源非常多,也可以面向社会变现,来提供服务,当然还有SaaS,我们的智慧建造、智慧移民、智慧流域、智慧水务等等解决方案,都可以在新型基础设施上扩展,这一块的生态也是非常可期的。


重点给大家介绍一下江河冷源,AI PUE,这个大家都做了,通过AI解决能源。我们最大的优势有个江水能源系统,还有两主一备的供电,全部来自三峡电站。江水冷源,我们三峡大坝100多米深的水深,水温是非常低的,天然水源取过来做江水冷源,PUE会降到非常低,不知道能不能到1.1,但是1.2以下应该是毫无问题的。


今天就简单跟大家分享这么多,也希望和在座的各位业界朋友们,在未来整个IDC产业中一起共同发展,谢谢大家。


返回
全球具有重要影响力的网络空间基础设施服务提供商